篮球单场竞彩 » 武俠仙俠 » 仙宮最新章節列表 » 《仙宮》最新章節列表 第880章 秘密

涓浗绔炲僵缃戠鐞冭绠?:《仙宮》第823章 大漠狼煙

文/打眼
推薦閱讀: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

篮球单场竞彩 www.uajbp.com “將軍可有憑據?”盧昌文問道。

濮英搖頭道:“沒有,但我從不與江湖中人結交,剛才楊韻姑娘所言,幾無可能?!?/p>

“就你這糊涂蟲,簡直與地龍有一拼?!毖鈐嚇?,對剛才失禮之事依舊耿耿于懷。

盧昌文皺眉,“楊韻不可造次?!?/p>

“怎么?你也來怪我?他糊涂官不就跟地龍一樣,直腸子一個?!毖鈐狹餃還?,嘴撅的老高。

濮英一陣尷尬,卻覺楊韻分外活潑,因而并不見怪,只開口問:“何為地龍?”

“地龍正是蚯蚓,可以釣魚,楊韻口無遮攔,將軍莫怪?!甭氖翟詼匝鈐鮮?,不明白她何以三番兩次奚落濮英。

盧昌文還想再問些別的,但門外兵士報信,濮英讓二人稍后,匆匆離座而去。

“如此軟弱,大明邊關重鎮居然讓這種人守著,朱元璋真是個老糊涂?!毖鈐掀滄拋斕?。

盧昌文亦是深以為然,就道:“這濮英對狼煙之事言辭閃爍,怕是所言不實?!?/p>

“哈,能做到這個位置,如果這么容易就相信兩個不知根底的人給的軍令,這未免也太過兒戲?!毖鈐洗絲棠幕褂幸壞沔倚δQ?。

“所以,事出反常必有妖?!甭幕耙舾章?,就聽門外腳步聲響成一片。

大批人馬瞬間涌進來,數條長槍直指二人,“給我拿下這兩個擾亂軍心的奸賊?!彼禱暗惱歉詹懦鋈サ膩в?。

盧昌文來此本是傳令,此刻被如此對待,面色變得猙獰起來之下騰地站起身來,身如旋風,眾人只覺眼前一花,再看之時,眼前哪里還有盧昌文的影子。

突聽身后有人沉聲喝問,“你要如何?”卻是濮英。

“你這個昏官,小爺好心救你一命,為天下蒼生著想,你給我玩兒陰的?!甭拇絲膛豢啥?,掐著濮英脖頸,只要稍加用力,濮英即刻橫尸當場。

這一下轉變太過突兀,濮英卻是面色不改,只靜靜看著盧昌文,“眾將士聽令,我死之后由副將主事,切不可動搖軍心?!?/p>

盧昌文暗道:“怪不得有如此一招,原是為穩定軍心?!鋇絲淌瞥善锘?,只能將濮英帶走,以作護身護。

給楊韻使個眼色,楊韻飄身而出躍上屋頂,卻被箭失迫落,盧昌文縱聲大喝,“濮英在我手上?!彼蛋仗崞皰в?,與楊韻躍上屋頂。

只見黑暗之中,屋脊另一側弓箭手成排俯臥,箭頭在夜色中寒光閃爍,望之令人生畏。

兵士見盧昌文落在屋頂,剛要放箭,卻看到盧昌文身前的濮英,即刻收回連弩,但當即瞄準盧昌文與楊韻二人。

“將軍可以射傷,但賊人必須射殺?!逼渲幸桓鱸擦潮看蠛?,一聽此言,楊韻心下暗驚,卻有些佩服濮英治軍有方。

盧昌文暗道:“好一個避重就輕,如此一來,濮英作為籌碼的重量被無限降低,反而是最大程度在保全他?!?/p>

“如此緊要關頭,能當機立斷,這邊陲重鎮何愁不穩?梅將軍卻是有些多慮啊?!甭南肫鵜芬蟮比湛儀笊襠?,心中卻終是理解梅殷,當日為何將誅殺之言寫成書信,而不作為軍令下達,原來如此。

但此時脫險要緊,二人展開輕功,帶著濮英,腳踏屋瓦,一溜煙跑到城垛之上,翻過城墻,飄然而下。

之后一口氣奔出大約三十里,才在一處沙丘后停下,“說吧,為何如此?”盧昌文雖猜到濮英深意,但依舊怒問。

濮英看著盧昌文卻是一笑,抱拳道:“都說與聰明人打交道最是省時省力,果然如此,這塊令牌還請陸兄弟拿著,日后再來必掃榻相迎?!?/p>

盧昌文眉頭一皺,就即舒展,笑道:“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?!?/p>

楊韻在一旁看得一個頭兩個大,不明白這兩人打的什么啞謎,直到濮英轉身離去,楊韻拔出匕首就要追去。

卻被盧昌文拉住,“你到底怎么回事?當時咱們稍有差池就會被射成刺猬,你現在居然放他走?”楊韻可不是忍氣吞聲之輩。

盧昌文極目遠眺,看濮英去的遠了才松了抓著楊韻的手。

“放開!”楊韻甩開他手,匕首一轉向盧昌文刺來,盧昌文側身避過,順手在她鼻梁一刮,閃身就走。

此刻楊韻心中不快,被盧昌文戲弄更是怒火中燒,但終究不忍傷了盧昌文,收起匕首,以手為刀,切、割、斬、削、砍、刺、鍘連環而上,招招直指盧昌文要害,再無絲毫留手,但盧昌文經過一路磨煉,身法之靈活,遠超楊韻預料,將之一一避開。

“楊韻,聽我說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?!甭牟嗌磧直芤徽?,急道。

楊韻此刻臉若寒霜,身如閃電,恨不得當即將盧昌文打個鼻青臉腫,奈何盧昌文身法靈活,十招之中,倒有八招落空。

剩下兩掌卻是臨身之時又急速變招,二人拳來掌往,一個閃身避讓,一個極力追打,拆至五十來招,盧昌文看準機會將楊韻雙手鎖在腋下。

“楊韻,你聽我解釋,濮英有他自己的苦衷,梅將軍之令他定會執行?!甭牟凰禱購?,此刻又提起這二人名字,楊韻一腳飛踹盧昌文小腹。

盧昌文向后一縮,堪堪避開楊韻腳尖,楊韻氣急,奮力抽出雙手,一掌揮出,啪的聲拍在盧昌文臉上,當即一陣火辣辣疼痛,連帶著牙槽都有些發麻。

楊韻暗暗后悔,盧昌文卻是大為惱火,站穩身形轉身就走。

“錯的又不是我,為何給你解釋?!苯畔祿粕潮宦囊喚盤咂鷲捎?,還不解氣,展開身形奔出老遠。

楊韻追出兩步,但覺心中委屈,恨恨跺腳,坐在原地生氣悶氣來,直等到東方魚肚泛白也不見盧昌文回來。

“最好永遠都別回來?!毖鈐蝦傲肆驕?,想起昨夜之事,胸中塊壘無絲毫消解,想這一路之上數次經歷生死,卻連個解釋都不會。

“真是個榆木腦袋,蠢貨、笨驢、死人……”楊韻越罵越氣,突覺背后有人。

心下狂喜,轉頭一瞧,竟是空空如也,再一回身,就覺耳邊有人哈氣,背后汗毛直豎,“誰?”

反手一撈,撲了個空,眼珠一轉,就朝地上看去,此時朝陽初露,腳下卻有兩道身影,自身影子纖細極易辨認,除此之外,另一道卻是異常高大,全身勁裝,披頭散發。

自身一動,后面之人隨之就動,一看遠方城池,眉頭一皺,就急速向城中跑去,一路之上身如飛燕,時而左閃右突,高低縱躍,或立時止步,但身后之人全程照做,忍不住幾次回頭,依舊不見廬山真面目。

索性直奔城頭而去,到的城邊,飛身躍起,腳尖在城墻之上連連點動,轉瞬之間已攀上垛口,扭腰轉身,拔出匕首回身就刺。

只聽唰的一聲,卻是匕首刺破空氣,因用力過猛,腳下一輕,楊韻哎呦一聲驚叫,身隨刀勢向城墻外直落而下。

手腕一緊,停在半空之中,抬頭看時,一個鶴發老頭正搖著頭向自己擠眉弄眼,頭上兩個發髻,正隨此人頭部來回擺動。

“女娃兒,這要掉下去,可就真要翹辮子了?!彼底拍院蟊拮余岬鬧繃⑵鵠?,楊韻看得驚奇不已。

“拉我上去,要不然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?!毖鈐洗笱酆鶯蕕勺藕追⒗賢返?。

老頭嘿笑聲中,手卻漸漸松開,此刻不知何處刮來一陣微風,楊韻身隨風勢,當即左右搖擺起來,驚出一身冷汗。

不想那人單臂連晃兩下,沉聲喝道:“上去吧?!毖鈐現瘓跎砣縑讜萍菸?,落地之時腳下一輕,竟穩穩站住。

還未開口,就聽老頭嬉笑道:“你這女娃兒,何故如此,功夫不到家跟我學正是,這般尋死,叫我情何以堪?”

楊韻看他全然不把方才之事放在心上,反而責怪自己功夫不濟,心中氣急,揮掌就打。

老頭見他來攻,嘻嘻一笑,看準楊韻掌勢,伸出兩指直戳她掌心勞宮穴,楊韻手一縮,急換一招“探馬式”,直搗老頭咽喉,老頭兩指一夾,手腕疾轉,楊韻竟身不由己,在空中連轉兩圈,方才落地。楊韻所用,乃是太祖長拳中的招式,自趙匡胤創立以來,乃是少林入門功夫之一,之所以不敵,卻是因內力不濟所致。

楊韻氣惱,欲要再上,卻被老頭叫住,“打架忒也無趣,不如我們來比試輕功,我看你輕功不賴?!?/p>

“比就比,怕你不成?”楊韻嘴上強硬,心下卻道:“這老頭內力雄渾,也不知何故糾纏于我,待會兒看準時機脫身才好?!?/p>

二人在城墻之上打斗,早有兵士通報濮英,濮英一見楊韻,想起當日二人前來傳令之事,但她身旁老者卻未曾見過,當下只是叫弓箭手藏在暗處,并未上前圍攻,但老頭早已知曉,嘿嘿一笑,掠上城墻,楊韻緊隨而上,二人對攻幾招之后,一前一后離城而去。

之后濮英傳下軍令,以后嚴加防范,若盧昌文來時即刻通報。

卻不知盧昌文此刻正在城外三十里與一道姑全力相斗,逐雁九式輪番上陣,卻被眼前道姑死死克制,幾無還手之力。

“你這賊道,為何突然襲擊?”盧昌文此時滿腔怒火,卻是無處發泄。

道姑聽他口出惡言,手中浮塵連甩,在盧昌文臉上留下兩道血痕,疼的盧昌文齜牙咧嘴,卻不敢開口再罵。

我再問你一次,你這輕功從何處偷學而來?”道姑鳳眼透寒,銀牙緊咬。

越是被人逼迫,盧昌文反而越是倔強,忍不住罵道:“關你屁事?!?/p>

(快捷鍵 ←) 上一章 返回《仙宮》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